<meter id="8mgsg"></meter>
  • <mark id="8mgsg"><u id="8mgsg"></u></mark>
    <big id="8mgsg"><bdo id="8mgsg"><tt id="8mgsg"></tt></bdo></big><meter id="8mgsg"></meter>
    <big id="8mgsg"></big><small id="8mgsg"><delect id="8mgsg"><del id="8mgsg"></del></delect></small><meter id="8mgsg"><menuitem id="8mgsg"></menuitem></meter>
    <output id="8mgsg"><button id="8mgsg"></button></output>
    <small id="8mgsg"><dfn id="8mgsg"></dfn></small>

    背景:
    閱讀新聞

    劉國才同志主要先進事跡

    [字體: ]

    海西,有這樣一束燃燒的激情

    ——追記全國交通運輸系統勞動模范、福建省泉州市公路局
    工程處主任劉國才

        海西建設如火如荼,波瀾壯闊。
        在這樣的戰場上,燃燒自己忠誠的激情是光榮的;
        在這樣的戰場上,有無數束忠誠的激情在噴涌在燃燒!
        2009年9月20日,福建省交通運輸廳舉辦《海西先進頌——全省交通運輸輝煌六十年文藝匯演》,話劇小品《路癡》催人淚下。演出結束,舞臺樂聲再起,明亮的光束再次聚焦到主人公那黝黑而因幸福而燦然的臉龐上!堵钒V》主人公的原形人物——福建省泉州市公路局工程處主任劉國才,在熱烈的掌聲簇擁下,微駝著身子緩緩走上舞臺。福建省交通運輸廳黨組書記、廳長李德金上前親切地握住他的手,稱他為“先行標兵、交通楷!。
        2009年12月8日18時30分,劉國才終因淋巴癌魔的摧殘,燃盡了自己對黨、對祖國、對人民忠誠的激情,離開了他難以割舍的事業和眷戀的同事。噩耗傳來,與他并肩戰斗過的同志們無不陷入深深地悲痛之中,都為有這樣一位生命不息、奮斗不止,燃燒激情,獻身事業的好同事而自豪而驕傲!

     

    想當愚公的少年


        劉國才,1962年7月出生于南安市碼頭鎮劉林村。這是個偏遠小村,劉國才到鎮上都要翻越一座大山,每次在崎嶇山路上行走都會給幼小的心靈一次撞擊,他會冒出這樣一個念頭:要像愚公那樣,挖山不止,為百姓修路架橋,走上平坦的路。
        1980年,劉國才初中畢業,為了不增加家庭負擔,也為了自己心中的那個信念,同年 9月,如愿以償地考取了福建交通學校路橋專業。進到學校,他發現路橋知識原來這樣深奧而廣博,絕不是自己所想象的只是挖山壘石那么簡單。于是一頭扎了進去,他游弋在知識的海洋里。3年學業沒有浪費,學校給他的鑒定是:品學兼優。
        1983年夏,劉國才畢業了被分配到福建省公路局泉州分局。報到那天,公路分局辦公大樓前掛著的八個鮮紅大字“養好公路,保障暢通”深深地印在他的腦海里。領導告訴他,這八個大字是公路人向黨和人民許下的諾言。只要在這個崗位上,任何時候你都必須牢記這個諾言,并信守實踐這個諾言。
        性格內向的劉國才點了點頭。他沒想到這一點頭就像在黨旗下宣誓一樣那么莊嚴,那么矢志不移。但他暗自發誓:一定要信守諾言,修好公路為百姓!

     “老國才”


         1984年夏的一天,他妻子陳麗清送飯到工地,劉國才接過飯盒“狼吞虎咽”起來,當地一位中年女工小聲問陳麗清:“妹子,你怎么會嫁給這個‘老國才’?”陳麗清看著丈夫曬得黝黑的臉和下巴上的那撮胡子,竟開心地笑著說道:“什么啊,我丈夫今年才20多歲,很年輕、很英俊呢。你看,他多像明星朱時茂!”從此“老國才”的稱號就這樣叫開了。
        “老國才”工作是拼命的。那年,國道324線水頭路段改建、豐澤區坪山路立交工程建設、南安碼頭路面改建,“老國才”就像一頭牛一樣不知疲倦地穿梭在3個工地上。身為施工隊長的他,為了控制路面的施工質量,一直泡在工地上,常常一呆就是一整天,太陽曬,瀝青路面烤,把他變成了一個“黑人”。一天,市交通局劉副局長來到工地檢查工作,覺得工程做的很不錯,就想對這里的負責人表揚鼓勵幾句,卻硬是沒認出就在身邊的“老國才”來。當靦腆的“黑人”出現在領導面前時,劉副局長十分感慨地說:“都曬成這樣子了,你真是‘老國才’呀!”。
        “老國才”工作是嚴格的。在永春一都鋪設20公里路面時,一料場送來一批碎石。劉國才上前檢查發現碎石太細不符合規格,便把駐地技術員叫來,“你們驗過這批碎石嗎?”“驗過!奔夹g員小心翼翼地回答!膀炦^,合格嗎?”劉國才聲高八度,技術員從沒見過自己的領導發過這么大的火,知道闖禍了,便不敢吭聲!叭客嘶厝。做工作就要有責任心。今后再發現決不輕饒!边@批大約50方的碎石被退回去了,工地上再也沒有發生類似的事情。
        有一次,在羅溪公路鋪設1.6公里長的水泥路面。正在安裝上面層模板時,“老國才”出現了。他一下子發現模板下端空出三四厘米大的空隙,走近一瞧,原來是穩定層與面層的厚度比例不對。他大聲下令:拆去模板重新鋪設穩定層!安话凑占夹g規范施工,以后大家都去喝西北風!”
        一個又一個工程,在他的帶領下,一項又一項地保質保量按時完成了!袄蠂拧币苍絹碓巾懥亮。但這內涵已經不是“老”與“黑”的代名詞了,那里有質量好、信譽高的元素。


    幸福的內涵


        2004年4月,組織上把劉國才從市公路直屬分局副局長位置上調任工程處主任。這個工程處雖說是一個事業單位,但卻是自收自支的企業化管理的經濟實體。由于體制原因,這個單位沒有對外招攬業務的資質,所有的活只能靠局里給的一些時有時無的公路大小修項目。當時近200號的退休職工和60多號在崗職工的工資都要靠自己掙錢來發。加上管理不善,人心不齊,單位幾乎處于癱瘓狀態,職工每月只能領到二三百元的生活費,大部分職工都賦閑在家。這樣的單位誰也不敢接手,一位干部寧愿去局里當一名普通干事也不愿意到工程處當副主任。
        面對組織的決定,劉國才只說了兩句話:一是請局領導放心;二是請局里在技術上多支持,便走馬上任了。
        上任的第一個任務就是艱巨的。局里把省道三(明)郊(尾)線東山大橋的加固工程交給他們。這座位于永春縣境內的大橋已被鑒定為危橋,交通已經中斷。上級要求要爭時間爭速度,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大橋加固并恢復通車。工程的加固方案采用主肋粘貼鋼板技術,這對于工程處來說,是項新課題,技術成份較高,施工難度也大,而且時間緊迫。面對這樣一塊硬骨頭,劉國才沒有二話,堅決地說:“肯下它,還要拿個優質工程!”
        當時正是女兒迎接高考的沖刺階段。他跟女兒說,“爸爸工程任務很緊不能陪你幫助你沖刺高考了,不如這樣吧,我們比賽一下,互相激勵,看誰能拿得好成績!”他交待妻子要做好女兒的后勤,要增加營養,不要干擾她。女兒和妻子早就理解自己的父親和丈夫,“他的心思都在事業上呢!”
        劉國才來到離家100多公里外的工地。他和施工隊員吃住在工地,沒有假日、雙休日,全身心投入到工程上。作為項目經理,他奔波于地形險峻、懸崖高差50多米的橋上橋下;他四處查看大橋危情,在圖紙上作出標記;他科學分析危情、精心組織施工,經過2個多月時間的努力,大橋加固工程完成了,實現了“提前恢復通車”的目標。當他領取工程質量優良通知報告時,女兒被廈門集美大學入取的通知書也不期而至。真是雙喜臨門哪!父女同賀,歡聲滿屋。劉國才笑盈盈地對妻子說,“這就是幸福!”

    病魔來襲


        正當劉國才全家沉浸在幸福之中時,厄運卻悄悄地向他們逼近。
        2004年農歷十一月廿七日,正是劉國才妻子陳麗清的40歲生日。也許是為了感謝一直默默支持自己工作的妻子,也是為了犒勞含辛茹苦將女兒培養上大學的母親,從未請假在家休息的劉國才,早上居然破天荒地請了一天假。他笑盈盈地對妻子說:“女兒考上大學了,我又順利完成東山大橋工程建設任務,難得有這份空閑,我想好好為你過個生日,我們去吃海鮮吧!薄昂,但你得先答應我一件事!逼拮又钢弊拥哪莻腫塊說,“抓緊檢查一下吧,要不,我也沒心情過生日了!痹瓉,細心的妻子早就發現劉國才脖子上有塊細小腫塊。想起丈夫長年不顧身體、沒日沒夜地工作,她感到不安,并多次催促丈夫上醫院檢查,但劉國才總是以工作繁忙,抽不出時間為由一拖再拖。在妻子懇切的目光下,劉國才終于答應跟妻子一起到工程處附近的一家醫院進行檢查。  
        檢查報告猶如晴天霹靂,他被診斷患了淋巴癌!他們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這是真的,心里默默祈求這只是一次誤診。天不憫人。當天下午泉州市第一醫院的復檢報告徹底摧毀了劉國才一家僥幸的夢,無情的事實將他們打入永無止境的痛苦深淵。
        “我不能死啊!我還年輕!我死了,年邁的父母怎么辦?我不想死,我要扶養女兒上完大學,我還要去上班,工程處還需要我呀……”這天一米八幾偉岸身軀的堂堂大男人流淚了。這淚水是劉國才生命激情的吶喊呀!
        這天,沒有了鮮花、也沒有蛋糕、沒有海鮮,更沒有祝福,妻子、女兒、劉國才無精打采地胡亂地吃完晚飯。
        夜深了,夜無眠。一家人盤算著今后的日子該怎么過……
        夜在沉思,夜在與生命對話,夜在醞釀著生命激情的再次噴發……
        第二天照例是6時30分,劉國才起床穿衣吃飯看新聞,然后,丟下一句話“我不能在家等死,我要修路去!”,拎著草帽、水壺便上了工地。

    與病魔抗爭


       劉國才舍不得就這樣停止工作躺在病床上,但領導的命令是堅決的,他被送到了上海。醫治了一個療程后,劉國才躺不住了,執意要回泉州要回崗位上!拔铱偛荒芫瓦@樣躺倒等死吧!”他見沒人允許他回泉州,就纏著領導、醫生,說,“我回泉州治療吧,讓我回家治療吧!眲艁砹藗迂回戰術,他是想治病上工地兩不誤!醫生是了解病人的,劉國才的心思醫生是明白的。沒有病人的配合、沒有病人好的精神狀態,僅靠藥物治療效果是不理想的。醫院同意了他回泉州治療的方案。
        回到泉州劉國才接受了第一次手術。術后第二天,他就躺在病床上不時用手機詢問著工地進展情況。醫生阻止他,護士教訓他,他“嗐嗐”地傻笑著,醫生護士一走,他又我行我素了。第3次化療一結束,劉國才竟然就趕回了單位,奔向工地……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劉國才開始了家、單位、工地、醫院四地一線的“跑片”——他形成了這樣一個線路圖和作息時間表:早上6時30分起床,7時看新聞聯播,7時30分上班,8時許上工地,約9時到醫院掛瓶打點滴……這一時間表,他一執行就是5年。5年,1800多天,從第4、第5、第6次化療直至第32次化療,從查出肺癌到癌細胞擴散至淋巴結,從手腳靈活到不能言語、步履蹣跚;5年,1800多天,他爭取工程項目、組織工程施工、下工地檢查……始終沒有停止過工作的腳步。
        2006年是工程處最忙的一年。這年8月,內格特大橋改造工程啟動。內格特大橋是全省橋樁最高的橋梁,技術成份高,施工難度大。劉國才躺在病床上,腦子里卻在思考著設計方案;前腳剛出醫院,后腳已經踏入工地,與同事反復探討論證施工方案。兩個月后,大橋改造順利完成。隨即,泉州大橋橋面加固工程開工,劉國才又馬不停蹄地趕到新工地。為了搶時間,他就擠治療的時間,經常趁護理人員不注意,悄悄加快滴液速度,一輸完液馬上就趕到工地投入到施工中去。
        2007年3月,在結束第11次化療后,妻子再也不忍心看著一天天虛弱下去的丈夫還奔走在病床與工地之間,就對劉國才的駕駛員下了“不許載他去工地”的“命令”。然而,這位事業激情正澎湃的硬漢心里怎放得下工程?也正是工程處承擔的省道203線大榮至一都水泥路面改善工程正進入攻堅階段。他又偷偷溜出醫院,溜出家門,時常是清晨5點出發,趕到數百公里外的工地,巡視一遍,交待好工作后,才搖搖晃晃地回到醫院。
        2008年2月,劉國才的病更重了。因病變,他滿身的疙瘩不斷潰爛,為了不讓家人看到、擔心家人繼續阻止他去上班,他就瞞著家人自己偷偷地去點滴消炎一下,隨后繼續上班上工地。
        2009年5月,工程處受邀承建泉三高速永春岵山匝道立交工程。這個工程交通量大、民事拆遷阻力多、工程技術難度高,而此時,劉國才正在接受化療和伽瑪射線治療。多次的化療,劉國才的身體每況愈下。先是出現了劇烈的嘔吐,緊接著,聲音沙啞了,后來竟吐字不清了。然而,他沒有被病魔嚇倒,而是一邊接受化療一邊上工地指揮。話說不出來了,就用肢體語言或寫字來指揮工程。一天工地負責人打電話向他請教技術難題,他正在化療,聽到同事的聲音,本來委靡不振的劉國才立即坐了起來,“等等、等等,工地一定有情況,我接完電話再化療!彼⒓茨眠^手機長一句短一句地吃力地回答著對方的問題。聽著劉國才艱難的吐字聲音,身高馬大的同事竟在電話那頭哽咽了……
        劉國才的身體已經極度衰敗,局領導本想派一名干部來接替他,但,他堅決地要求領導,說,“讓我干到最后吧!”
        劉國才真的干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同事為他作了個小結:他接任工程處5年,正是他身患重病的5年。這5年,他創造了接受化療32次、伽瑪射線治療23次的生理奇跡;但同時也是他創造了掌管工程項目81個、實現產值2.9億元的業績,也是讓單位日益強盛的5年。


    意志堅強的人


        “我們搜遍了所有網絡,都沒能找到化療超過12個療程的病例。然而,劉國才同志,一個身患惡性淋巴腫瘤的公路人,在近5年的時間內,歷經32個療程化療、23次伽瑪射線放療和2次耳朵手術,不但能堅強活著還能堅持工作,這是一個生理奇跡!”福建省醫科大學附屬二院的醫生郭建欣、護士長肖娓珠這樣評價劉國才。
        劉國才患的是惡性淋巴腫瘤。惡性淋巴腫瘤主要是依靠大劑量聯合用藥的方案進行化學治療。由于化療藥物對癌細胞和正常細胞沒有分辨能力,在殺傷腫瘤細胞的同時,也“敵我不分”地殺傷人體正常細胞。通;熕幤返拇由隙加≈拔kU物品”的字樣,其實那東西就是毒藥,輸入人體之后,它們就像多彈頭導彈一樣,在血管里四處流竄,不停頓地、瘋狂地吞噬著癌細胞,同時也會攻擊那些人體生長所需的白細胞、紅細胞和血小板。一般人化療后,身體會變得虛弱,毛發會脫落,沒有食欲,伴有嘔吐等各種不良癥狀。
        劉國才在第六個療程中,由于使用了大劑量化學藥物后,他的血小板降到了最低,白細胞也降到了最低,身體免疫功能降到了最低,病情出現了惡化。這天,主治醫生按照醫療規程向劉國才家屬下達了《病危通知書》。接到《病危通知書》,劉國才的妻子、女兒慌成一團,妻子陳麗清撕心裂肺的哭喊道:“國才,你不能死!你死了,咱們年邁的父母怎么辦?我和女兒婷婷怎么辦?你不要死啊,你還要去上班、你還要去工地啊……!”
        妻子的慟哭聲,讓在場的醫護人員明白過來了。原來,劉國才之前擅自加快滴液速度、擅自離開醫院,都是為了去上班、去工地啊。一個患了重癥、經過多次化療的人,竟然還能去上班、去工地?真是不可思議,醫生、護士被感動了。
        然而,劉國才獲知醫院《病危通知書》后,竟然沖到醫生辦公室,用虛弱的聲音喊道:“醫生,你不要嚇唬我,告訴你,我一邊治療、一邊上班、還要經常去工地,不信你看,明年的這個時候我一定還會活著走進你這間辦公室!”
        果然此后,醫生護士發現每當他因化療身體疲憊不堪、萎靡不振時,只要一接到工地的電話,就會突然精神起來,好像注入了興奮劑;每當他偷偷溜出醫院上了一趟工地回來,就會精神十足。醫生們從劉國才的舉動中悟出了一個道理:患癌癥病人需要精神力量來支撐,癡迷公路、熱愛工作不就是劉國才的精神支柱嗎?醫生理解了他,為他的“偷溜”開了綠燈。事后有人戲稱這叫“公路療法”。
        2009年10月20日,岵山工地的同事驚奇地發現劉國才竟出現在他們眼前。只見他,顫巍巍地站在工地高處看了一會兒,便招手示意工地負責人程惠坤到他身邊來。他想說話但又發不出聲來,就掏出紙筆,在紙上寫下:“工地力量要加強,春節前一定要保證完成任務!泵鎸︺俱膊豢、身體佝僂、說話都艱難的領導,在場的同事眼角濕潤了。
        10月23日,因癌細胞的侵蝕,劉國才的耳朵潰瘍化膿嚴重,再次做了手術并接受第32個療程的化療。手術的創傷和化療副作用使他難以下咽食物,一般的病人這個時候就放棄吃飯,完全靠靜滴來營養,而他為了讓親人們得到一些安慰,他一次又一次地強忍嘔吐,痛苦地吞咽流食,以證明他“正在一天天好起來”。但是由于太過漫長的治療路程,劉國才的身體太弱、太弱了。他的白細胞降到接近于零,血小板降到接近于零,他真的無力起床了。在他家屬不在的偶爾,勇敢的他會泣不成聲地說“我不能走動了,不能回家看望父母了,我不能上班了,我不能去看工地了,我沒用了……”
        12月1日下午,也就是他去世前的一星期。來接任他的工程處主任楊飛燕到醫院看望他。他知道自己時日不多,便吃力地說著、比劃著,寫著,交待楊飛燕兩件事:一是在建的造價1116萬元的永春互通,要在春節前完工。目前主要是路基填方和橋面鋪裝要抓緊時間完成;二是晉江管養的水泥路面3000方,大約已經完成2000方,還有1000多方工程沒完成,要抓緊。次日下午,楊飛燕向他匯報了他關心的工程正在按進度完成時,他眼里閃爍著興奮地光芒。之后,他在紙上把單位主要骨干的特點一一作了介紹。3日下午,楊飛燕再次來到醫院看望他。他又來精神了,交待了幾個工程的結算事項……
        病逝的前兩天,他對妻子說,“我這一生虧欠你的很多。過幾天我就要走了,再也沒有辦法上班了、上工地了;我沒用了,這家要靠你繼續操勞下去了。你看你的頭發都白了,去染一染吧,我走了你要保重自己!逼拮友诿娑,點著頭說“你要活著,好好活著,工地還等著你呀!”劉國才眼里又閃爍出光芒。
        然而,淋巴癌還是在無情地吞噬著我們的劉國才呀!美國腫瘤專家這樣形象地比喻腫瘤三種療法:化療等于下毒;放療等于火燒;手術等于刀砍。我們的國才啊,就是經過 了32次下毒、23次火燒、2次刀砍!
        然而,我們的國才沒有倒下,而是堅強地戰斗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劉國才的意志無疑是堅強的。他的堅強意志來自哪里?話劇小品《路癡》,作了這樣的回答:“這幾十年來,伴隨著風風雨雨,摸爬滾打,我心中的路已經和我的生命形成共同體了。沒有路,縱然益壽延年,長命百歲,對我將毫無意義;同樣道理,心中有了路,既便病魔纏身,頑疾橫行,在超強的生命力面前,死神將望而卻步!”
        是啊,一旦生命的激情找到了崇高的事業,它必將噴發;它必將燃
    燒!
        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需要這樣的生命激情;
        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需要這樣的噴薄的生命激情;
        海峽西岸經濟區建設需要這樣的噴薄而燃燒的生命激情!
        劉國才實現了!

    劉國才同志生平簡歷:
        劉國才,男,1962年7月出生,籍貫福建省南安市。1983年9月參加工作,1985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在職大學學歷,路橋工程師。他歷任泉州市公路局工程處施工員,泉州市公路局工程處第三施工站副站長、技術員,泉州市公路局工程處第三施工隊副隊長,泉州市公路局直屬分局瀝青施工隊隊長、分局副局長、工程師,泉州市公路局工程處主任、黨支部書記等職。2005年被泉州市直黨工委評為2003-2004年度優秀共產黨員,2006年5月被泉州市委、市政府授予“泉州市勞動模范”稱號,2006年12月被福建省交通廳授予“2005-2006年度全省交通系統精神文明建設先進個人”稱號,2009年12月被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交通運輸部授予“全國交通運輸系統勞動模范”榮譽稱號。

     

    收藏 推薦 打印 | 閱讀: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全部評論 (0)
    熱門評論
    Copyright©2009  福建省交通科研院有限公司   閩ICP備16013017號 
    地址: 福建省福州市五一中路104號 郵編: 350004 傳真: 0591-83345094
    辦公室 0591-87078615  業務受理處 0591-87078619

    閩公網安備 35010302000369號

    现金网网址